?福建十一选五任选基本走势

為拍戲賣過房,帶傷爬過珠峰:我的底線高于你們的理想

來源:398資源網人氣:74更新:2019-10-01 16:06:41

原標題:為拍戲賣過房,帶傷爬過珠峰:我的底線高于你們的

在祖國第70個華誕之際,眾多獻禮片百花齊放,從主創陣容、宣發陣勢來看,許多人對各影片都給予厚望,也期盼能夠迎來一個實現共贏、創造歷史的結果。

《我和我的祖國》、《攀登者》在前期的點映和預售中均一路領跑,這兩部被高度關注的電影里,有著同樣一個不可或缺的人物——吳京

01

心若有光,無懼風雪

盡管科技讓人類在面對大自然時越來越游刃有余,但珠穆朗瑪峰對于登山者們來說,依然是一個迷人而危險的存在。而在英雄輩出的歷史長河里,正有這樣一群人,在這片險象環生的土壤上,創造了一個悲壯的奇跡。

1953年,外國人先一步登上了珠穆朗瑪峰,尼泊爾方以“中國自己的山,你們都沒登上去”的理由質疑中國對珠峰的主權。

1960年,當中國登山隊終于登上屬于我們自己的珠峰,卻因沒有影像記錄而得不到國際上的承認。所以1975年,國家再次組織登山,同時還有一個任務——測量真正的“中國高度”……英雄在頂峰,頂峰在中國。

以上,是1960年中國登山隊攀登珠峰的真實經歷,也是電影《攀登者》的故事背景。

后人在紙上的寥寥數語,其實也很難還原前人在這件事上流的血汗,電影中常用的綠幕、替身對于極端環境的展示都有其局限性。

為了能演出人體最真實的本能反應,也為了最大程度打造電影的真實感,劇組自然而然需要到珠峰拍攝實景,一如前輩們一樣攀登前行。

吳京帶傷拍戲一事也曾上過熱搜。《攀登者》開拍前,他特地去了一趟青海崗什卡,“那個季節很冷,幾乎沒有人再去。”但吳京硬是在那里頂著零下三十多度的嚴寒給自己特訓。

腿傷這種病最怕嚴寒,可拍攝任務緊張且繁重,他寧愿腿傷加劇也不用替身,大多數場戲都是他親自戴著夾板跳、摔、跪,咬牙完成了各種高難度高風險的動作。

無論哪一行,敬業都是本職,但是永遠敬業,終究還是極少數。

吳京的傷其實由來已久。他出生在北京一個武術世家,祖上出過武狀元。6歲開始習武,他經歷過右胳膊骨折、腰部扭傷、右腿差點殘廢。

與其數他受過多少傷,不如問他哪里沒有受過傷。除了耳朵和臉頰等幾個地方,身上每一處都曾留下過歲月的累累勛章。

但磨難有時也是藝術的催化劑,或許能夠在不經意間碰撞出火花。吳京在電影中和章子怡有一場對手戲,兩個人完全沉浸在電影塑造的情緒中,導演沒有喊卡,他們就多演了一分鐘。在這一刻,人戲合一,一切都是自然而然發生的,所以效果也特別逼真。

對于演員來說,塑造一個成功的角色,并不是從外界一層一層包裝,而應當是從體內長出來的。

02

造極登峰,就在前方

《攀登者》之所以被看好,很大程度上要歸功于吳京本人的市場號召力。

在福布斯中國發布的最新100名人榜中,吳京位列第一,黃渤胡歌緊隨其后。

在中國電影票房榜上,“一京一吒”傲視群雄,放眼全球單片票房,吳京自導自演的《戰狼2》也是前一百位中唯一一部非好萊塢電影。《流浪地球》《戰狼》系列將吳京本人推上了百億影人的神壇,他已經被視為是票房保證的存在。

好萊塢大片《速度與激情:特別行動》主演巨石強森也曾透露:本來吳京會出演該片,飾一個“很厲害的”角色,可惜因為檔期實在沖突,這次合作并未成功。

是在拍攝《戰狼》以前,吳京已經演過將近50部影視作品,其中的絕大多數在收視或者票房上并沒有那么出彩。

吳京1989年進入北京武術隊,20歲以前就拿過各種冠軍和頭銜,但那時他還完全不敢去想象拍電影。直到1998年在古裝劇《太極宗師》中飾演楊昱乾一角而被觀眾熟知。

很長一段時間里,他都是那個張揚傲氣的功夫小子,但也有一個不得不承認的事實,中國武術題材出現了一個明顯的斷層

從2008年開始,吳京就一直找不到自己的路。當市場流行“短平快”、賺快錢的時候,經常用20天就拍出40集的內容,但功夫顯然不適用這樣的所謂高效定律。

“我做不了藝術片,但是做每個人都看得懂的動作片,表現中西文化的差異,促進相互認識,相互了解,同時讓觀眾也享受其中,這就是我的使命。”

吳京從小喜歡軍事。海陸空所有中國軍事的武器他基本都知道,只要是在網上所有能公布的,基本上都能報出型號、參數。

電影是一個包羅萬象的行業,如果沒有熱愛,那導演也很難拍出令人信服的東西。身處這個行業,一定要積攢自己的本事,才能讓阻力變成助力。這份熱愛為他拍一部軍事電影埋下了伏筆。

拍《戰狼》之前,這個題材在業內幾乎是無人問津,吳京在無數演員、投資人那兒吃了閉門羹。

而在《戰狼》《流浪地球》之后,吳京被網友稱為“投資鬼才”,他抵押房產拍戲、從客串變投資人的經歷在讓人會心一笑的同時,也成了行業發展窘境的有力佐證。

中國一年產出上千部電影,能上院線的不到一半,而在這些院線電影中,可能只有百分之十幾能夠賺錢。電影市場是一個最殘酷、最公正的市場,是因為每張電影票都是觀眾們真金白銀的反饋。

科幻、體育,這些題材在中國都是特別稀缺的類型。中國的電影還在成長階段,很多事情沒有經驗可尋,也導致了很多不必要的資源消耗。《戰狼》就在拍攝期間超支了6000萬,讓投資人膽戰心驚。

任何事情都是從無到有再到精的過程,第一步至關重要。方向錯了可以調整,最棘手的現實是,目前甚至沒有人敢第一個吃螃蟹。

吳京最不喜歡的就是“媽媽找人給他算命”,他不喜歡這樣被計算好的人生。蟄伏多年,冒險和挑戰的天性讓他更加堅定要抱著必須出頭、不許失敗的心態賭上一切去拍戰狼。

他認為,文無第一,武無第二。在很多事情上,第一名只有一個,第二個和第102個沒有區別。

《攀登者》上映前,有記者問吳京,若是票房失利怎么辦。吳京回答得云淡風輕,他說自己已經贏了。他贏了一個過程,一個新的類型。因為沒有人做過,這種經歷只有少數人有,這才是他最大的財富。

這個答案和《流浪地球》被問到時幾乎一樣,是因為初心沒有變過。他希望能成為這個類型的標桿,為后人提供一個超越的模板。對于中國觀眾來說,有人愿意開拓一個新的類型、支線,那么我們就能多一個類型來選擇。

他以炮灰的心態,殺出了一條血路,即便他現在看似吃穿不愁、名利不斷,但人生最大的價值并不是在獲得所謂成功的那一刻,也不是失敗后再重新站起來的那一刻,而是在追求個人價值過程中的每一刻。攀登不是為了征服,攀登本身就是意義。

3

錚錚鐵漢,亦有柔情

戲里戲外,吳京愛國毋庸置疑,但他心里的小家也同樣重要。

他在2012年和謝楠相戀,因拍戲受傷只能拄著拐杖出席婚禮,結婚前后很長一段時間都只能在住租來的房子,在感情邁過第七個年頭的紀念日上,謝楠送給吳京一個癢癢撓,二人互動甜蜜又溫馨。

有人說謝楠是一個很幸運的一個人,她圓了無數少女的夢想:嫁給了自己的偶像。而謝楠的付出也有目共睹。能娶到她,對于吳京來說,又何嘗不是一種幸福?

所以他會多次在微博上大方表白老婆。

戰狼2的票房大獲成功,被問及最想感謝的人,吳京的回答只有簡簡單單三個字:我老婆。

今年他們有了第二個兒子,從無所謂到無慮,一家四口的生活很是美滿。他也表示會在兒子25歲之前學會拳擊、散打、賽車、摩托車、游泳、足球、滑雪。

小家之外的大家,也是吳京所在意的。汶川地震時,吳京不僅捐款捐物,還親自到在什邡羅漢寺和和子弟兵一起參與救災。

他曾發起過幫助失聰兒童重新聽見聲音的公益活動,并且以公司名義捐了115萬善款。而從事后網友的爆料中還得知,吳京已經多次捐贈,而且數額每次都會比之前多一點。

他覺得自己“沒有練過嘴皮子”,不擅表達。但真正的大愛,都體現在行動里。

4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有人說,戰狼系列是情緒和意志的勝利,《流浪地球》也被揶揄是《太空戰狼》。這恰巧也證明了吳京在電影視覺和內核上都已經建立起了其自有的一套審美和價值體系。

吳京是一個偏執的理想主義者,為了創作自由他不惜拒絕其他資本。他一直在著力打造一個偉光正的英雄形象,可這種強意志、強輸出的說教姿態不見得會被所有年輕觀眾接受,有時也會為他引來非議。

但他只是有表達自我的強烈信念,他堅信見識比知識更重要,閱歷比成績更重要。無論別人是贊美還是批判,都是因為“我的底線高于你們這幫人的理想”。

吳京不喜歡灌雞湯,但他總是身體力行地傳遞著他自己的價值觀。他的動機很簡單,“我就是想做這件事,沒有那么多為什么,當你有那么多為什么的時候你早不在了。”

也有很多人會將吳京和直男癌畫上等號。吳京的確是在一種典型的父權教育下長大,他覺得正是父親、師父的嚴厲才成就了現在的有責任、有擔當的自己,否則就是不成規矩、不成方圓。

對于一個人的評價,不能跳脫出他的成長、教育環境。而一個人最終成為了怎樣的人,從他看人的眼光中也能折射出一二。

謝楠在吳京落魄時,她同意賣掉房產支持吳京的夢想,而在吳京成功后,她也能夠獨立擔當,不會完全依附于他。

吳京希望自己飾演的角色能夠成長,變得更加有責任感。此外我們也可以看到,他電影中的女性角色,也往往有獨擋一面的特質。

在尊重女性這個議題上,吳京有許多值得其它導演、丈夫學習的地方。

他也始終信奉集體至上,即便是在極端環境中也視其為絕對準則,“愛自己的國家是沒有錯的,東方價值觀也是人類通用價值觀,比如平等、自由、尊重獨立個體。”

觀眾的愛國之心已經像把干柴一樣在那里了,吳京只是恰好劃了根火柴。星星之火,可以燎原,這是事實。

吳京也好,攀登者也好,他們都曾經站在地表最高的地方。低頭,是萬丈深淵,但只要抬眼,就是無垠蒼穹。

Copyright ? 2018

福建体彩11玩法